<button id="rxwgn"><dd id="rxwgn"><i id="rxwgn"></i></dd></button>

<button id="rxwgn"><xmp id="rxwgn"><p id="rxwgn"></p>

<p id="rxwgn"><dd id="rxwgn"></dd></p>

<p id="rxwgn"></p>

<p id="rxwgn"></p>

<button id="rxwgn"></button>
<p id="rxwgn"></p>
當前位置:

珠暉史話:瀟湘浮橋

編輯:redcloud 2013-10-22 16:06:44
—分享—

  瀟湘浮橋

  胡 偉

  湖石慈航,啟江東寶筏,虹臥瀟湘。連舟七二,轍軌寬四揚韁。銀河兩岸,會情人、織女牛郎。陳御史、劉春知府,運籌主畫津梁。嘉靖甲寅金竣,僅韶華一載,惠政衡陽。崇禎寇兵縱火,廓毀橋亡。修長鐵練,永州人,借去無償。君識否?浮橋公所,幾多淚史滄桑。

  老叟這闋《漢宮春》詠史詞,說的是珠暉區這沿江東岸僅存的明代古建筑“浮橋公所”的滄桑歷史。而今這里雖然成為“湘南學聯革命紀念館”,一年四季,游人絡繹不絕,景仰中共建黨初期湘南地區的革命搖籃。但很少有人知道這座浮橋公所古建筑,乃是我國明代科技發展成果之一的開合式水上浮橋,在三湘衡陽城首次應用,溝通了東西兩岸人流、物流和車馬往來,天塹變通途。

  瀟湘浮橋其所有在衡陽首建,考其歷史,乃是適應衡陽城市、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發展的需要。明代,湖南沒有省的建制,屬湖廣布政使司,治江夏(今武漢市),領府十五、州二,衡州府屬十五府之一。但在明季280年的歷史中,竟有224年相繼是藩王國。從建文元年(公元1403年)封允慳為愍王,至崇禎十七年(1644年),自愍王允慳至桂王常瀛等八代藩國,都藩封在衡州府城。就現存史料桂王府為例,《康熙府志》載:“桂王府因雍(王)藩舊基營建,王神宗第五子(明史作七子),名常瀛,李貴妃所生,萬歷未受封,天啟丁卯(1627年)九月二十六日之國,王城列四門,前“端門”,左“體仁”,右“遵義”,后“廣智”,所居前殿一座七間,曰“承運”,中川堂五間,圍廊八十二間,后殿一座七間,曰“存心寢宮”。前后殿二座,每座五間,川堂七間,圍廊六十四間,俱覆以青色琉璃瓦。東則家廟、書樓、三小宮、典膳所、世子府等處,西則社稷壇、山川壇、三小宮書堂、祿末倉、承運司等處。正殿前曰“露臺”,中為“承運門”,前豎坊,題曰“爽鋪天潢”,城周廻三里許,高二丈許,乃組制也。初命內監黃用、工部營繕司主事高道素董其事……前后糜費數百萬計,綺疏麗曰,畫棟飛暈,一時創造,殊足悚觀。從愍王到桂王,王宮經過七次的擴展營建,占地幾乎為衡州府城東北向的四分之一。每次占地擴建,都要擠壓原地大量居民拆遷至對河東岸,于是形成江東岸城市的延伸,南起荷花坪,北至耒河口,若登雁峰張望,江東岸居民連建樓房,就像一條烏龍蜿蜒于江邊。東岸居民日趨繁盛,商業漸興,西岸人流、物流交往受阻,僅靠幾處碼頭木船橫渡,已很不適應交通了。

  嘉靖初,御史陳宗契,衡陽人,嘗慮衡陽“而形象而為郡如一掌,中劃為二,澎湃漶漫,非所以維血脈,束筋骨”。“又輕剽之徒,趫捷而一葉,每每覆溺或以死”。(陳宗契《瀟湘浮橋記》語錄)于是偕衡陽知府劉春赴京,奏請修建衡陽瀟湘浮橋,得到“相君力主之“而核準。

  嘉靖甲寅三十二年(1555年)春,浮橋正式動工,次年告竣。橋之規模,舉世壯觀:西起瀟湘門,東橫今浮橋公所處,橋長一百二十丈(約420米),浮舟七十二,上覆以堅木板,下維兩鐵鏈牽船固板,兩旁衛以欄桿,橋寬四軌(按古制,每軌凡八尺,四軌即三十二尺寬),東西壘石為臺,十級而上,陽列兩綽楔,額其上,東曰“湘東寶筏”,西曰“湖右慈航”。西翼以亭,亭三楹,廣四筵,周繚以石欄,署曰“來鹿”。其所以署“來鹿”,是當浮橋合攏之時,適有一只元鹿浮江而來,望橋而止,禮斗威儀,壯為祿兆。鹿者祿也,《詩》云:“敷政優優,百祿足道。”故陳御將軍西亭署與“來鹿,紀其劉春知府“彝水而梁,彝梁而衢平”為衡陽敷政道百祿也。東岸建水神、元君二閣,閣旁建有浮橋公所。管理定時開合船匣通航事務,設專人輪司其職。乙卯(1556年)五月吉日,舉行了“橋湘轍告成事”通行典禮,以三老乘輦為先驅,次是州,縣眾官員和名儒接軌而行,從者數萬人,涉河如履康衢,載歌載舞,歡呼雀躍,共慶湘江兩岸變通途。

  瀟湘浮橋,肩負衡州湘水通衢,載功達八十七年之久,不幸崇禎十六年(1643年),張獻忠寇兵陷衡州,縱火焚桂王府及郡城內外,易賴街、江東岸等處,廬舍灰燼無余,浮橋舟楫盡毀,惟浮橋公所幸存。寫到此,老叟忽憤然憂思,賦詩嘆曰:

  瀟湘千里繞州城,七二浮舟列陣橫。

  南望雁峰聞暮鼓,北倚石鼓來鹿亭。

  非云非霧仙航遠,是練是龍車馬行。

  堪恨寇兵回祿禍,牛郎織女斷交情。

  清雍正十一年(1733年)冬,知縣楊純書《重建瀟湘浮橋疏》,率紳士相度舊址倡捐重建,以鐵索為永州府借去,兩地無案,未能追還,后遂遷延中止。據民間傳說,當時浮橋公所守職是永州人,永州府借鐵索書據借期為十年,后守職永州人暗將借期“十字改為“千”字,故以未到期為借口據還。

  今“湘南學聯革命紀念館”幸駐浮橋公所,使珠暉區惟一這座明代古建筑賴以保存。但觀其大門左墻所刊白石,立為文物保護單位。注此公所為“光緒二十八年建”。按足年為公元1902年,至1919年“五四”運動成立“湘南學聯”,相距十七年,期間正值更朝換代,民主革命戰爭頹廢,何能顧及建湘江浮橋,也無史料可證,純屬子虛烏有。建議將“光緒二十八年建”更正為“明嘉靖三十二年建為瀟湘浮橋而建”。求真存史,以昭后代。

編輯:redcloud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珠暉新聞網首頁
色综合av麻豆台湾_亚洲精品无码AⅤ片_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vr_亚洲av天天做在线观看_夫妇交换4中文字幕_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